/ 杂想

墙与非墙

有自己的房子也已经好几个月了,虽说现在去装修实在没意义,但是看着这个并不豪华甚至有些破旧的屋子,总免不了想一些日后的装修。

当一个人站在客厅的中央,客厅的墙上有着很大的镜子,让这个原本并不大的厅看上去无比宽广。就这样站在没有任何家具的客厅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为什么,房子里要有墙呢?

我们不断遵从着社会的标准思想,将一个完整的房子用墙这样的东西隔成一个个小小的空间,客厅、餐厅、梳洗室、卧室……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分隔呢?

我的房子,会是一个完整的空间,没有任何的阻隔。在这一片空间之中,各种各样的家具用最合理的方式摆放,这一片用于休息,那一片用于进餐,一片与一片之间有着看上去非常适合的距离感,但是无论在哪里,我可以看到一切。

在这样的空间中,可以毫无阻碍地穿行。在一个角落享受热水的冲淋;在一个角落用餐之后享用甜点和悠闲的下午茶;在窗边看着太阳渐渐落下的金黄;在床上慵懒地伸展身体。

如果再配上特殊的可以变化的墙面颜色和灯光颜色:

  • 清晨是青翠的绿,就像森林中的精灵,可以有一缕缕的阳光穿透树叶洒落地面,温暖铺开在草地之上。
  • 上午是安静的白,就像天堂中的天使,柔和、安详,没有一丝不安。
  • 下午是深沉的蓝,就像大海中的人鱼,深沉而平稳,看着海面上的太阳一点点偏移,还有从白变成金黄的粼粼波光。
  • 晚上让四周铺满星光,就像银河中的小星星;深夜让光线在四周流转,像是时光走廊中的行者,一天过去,新的一天到来……

如果有这样的房子,我一定会吝啬出行,一定会千方百计不打开那道通往外面的门。

这里是我的家,这里不是我的家,这里是我的,世界。

但是人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将如此完美的空间分裂,变成一个一个拥挤而烦闷的小房间,也许他们觉得艺术,也许他们只是在害怕相互坦诚、相互接触,才会需要用墙来创造只有自己的、可以安心的小空间。

说正事说正事

如果换一种看法,事实上当今的互联网也正是处于创造墙的时代。一个站点用“页面”的形式去组织信息、展示信息、进行交互,使用“创新性的”、“伟大的”超链接来进行页面间的跳转。

然而究其本质,超链接是不是正是一种墙,正是这种“跳转”阻隔了信息与信息之间更加紧密的联系,让原本就是一个整体的系统变得支离破碎,让用户不得不在无数的碎片中去艰难地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而没办法用最接近生活的方式去体验和享受你的站点。

随着家用计算机性能的不断提升,客户端已经可以承载更多的信息。同时ipad等触摸产品的出现,带来了“平滑过渡”等全新的交互理念。虽然离一个“没有墙的世界”还非常非常遥远,但是不是已经可以去尝试着让你的系统更加一体化?

以我的想法,在一个没有“墙”的系统中,信息不再通过“页面”的形式来分隔和组织,而是以“信息集中点”这样的形式存在。理论上而言,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存在与用户可以随时接触到的空间之中,通过一定的方式(一维、二维,甚至三维、四维)进行组织。而引导用户在“信息集中点”之间移动的动力,则应当是用户的需要和自发运动,而非因用户的特定操作导致信息的移动。

也许会觉得很晦涩,事实上现在这个模糊的阶段也确实没有办法非常清晰地呈现这样的理念。简单地说,从一个“信息集中点”移动到另一个的过程中,移动的应该是用户,而不是像现有系统一样,通过程序将“信息”移动到用户前面。总之,这是一个“移动”行为的主体的变化,但带来的却是一种全新的信息组织和交互方式。

近期会试着从理论和操作方式再来进一步论述一下这种信息的组织交互方式。也许有一天,装修开始流行没有墙的设计,希望在那一天,互联网也流行着没有跳转的设计。

在回顾过去的博客的时候,发现这一篇无疑是最受争议的(当然,其它技术类的都是在阐述事实,确实不值得去争议)。一个非常具有典型意义的反对观点是,墙有着自己的职责和功能,属于不可缺少的部分。但是又是什么限制着墙作为不可缺少的部件这一特性,科技的发展还是思想的束缚?我认为任何功能性的东西都是可以消失的,也许现有的技术不足以支持这一行为,但如果与审美、自然等最根本的需求相悖,那么科学的发展一定会去做到。